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同福心水论0001888 ,同福心水论011888 ,同福心水坛论 ,同福心水论2345 :十九届四中全会今起召开 这个重要议题值得关注

文章来源:Sogou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3日 03:25:43  【字号:     】  

2019年9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召开第八次会议,研究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等问题,部署下一步重点工作。会议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金融委主任刘鹤主持,金融委各成员单位及相关单位负责同志参加会议。

会议指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增长动力加快转换,金融风险趋于收敛。金融体系要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切实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实施好稳健货币政策,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要进一步深化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完善治理体系和激励机制,遵循金融机构经营规律,发挥好政策性金融机构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中的逆周期调节作用。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渠道,进一步疏通金融体系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将资本补充与改进公司治理、完善内部管理结合起来,有效引导中小银行下沉重心、服务当地,支持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要进一步扩大金融业高水平双向开放,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和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提升我国金融体系的活力和竞争力。

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

蔡英文(来源:台媒)

(观察者网讯)还深陷博士论文造假疑云的蔡英文,这回又把尚健在的硕士导师说成了“过世”,结果被网民“打脸”。

据台湾《联合报》9月29日报道,台湾地区领导人20日在出席跨界合作的“社群之夜”竞选活动时,向大家表示自己的硕士导师、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约翰・巴塞洛(John J. Barcelo)已经过世。结果,被网民发现人家明明还活的好好的,大呼“蔡英文真是个大说谎家,说谎就像呼吸一样地自然。”

而曾发表《独立调查报告:蔡英文博士论文与证书的真伪》的台裔学者林环墙(Hwan C. Lin)也在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上留言说,“4天前才收到巴塞洛教授的电子邮件。不可思议!”

蔡英文说硕士导师过世了,却被网民扒出还活着

社交媒体截图

29日,蔡英文连任办公室发言人廖泰翔表示,经事后查证,这是“总统”口误,蔡英文也表示会向巴塞洛教授致歉与致意。

廖泰翔说,蔡英文还要再次感谢巴塞洛教授当年给予她的谆谆教诲,让她在学术研究领域能够有所成长与精进。

据康奈尔大学官网介绍,拥有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博士学位的巴塞洛教授,主要从事关于国际贸易与国际经济一体化等法律方面的研究,涉及贸易法律(WTO、国际贸易法和欧盟法律)和国际商事仲裁。

其曾于1981至1983年间担任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法顾问,并一直担任仲裁员(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担任国际仲裁庭主席)。

蔡英文说硕士导师过世了,却被网民扒出还活着

康奈尔大学官网截图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近日蔡英文陷入“博士论文造假”疑云,岛内兴起“大家来找论文”风潮。

根据民进党官网提供的蔡英文个人简历,她“取得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硕士后转赴英国,在伦敦政经学院(LSE)主修法学、辅修国际贸易,获颁法学博士学位”。

8月29日,台大名誉教授贺德芬举行记者会,发布由学者林环墙所写的《独立调查报告:蔡英文博士论文与证书的真伪》。林环墙曾亲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查阅蔡英文事后补送到图书馆的论文,发现缺页、错字,没有审查委员签名,应该仅是口试用的初稿,并非最后定稿。

他同时提到,现场翻阅论文时不仅有图书馆人员在旁监视,论文上还特别标记“由于当前对这本论文的关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图书馆决定不准任何人影印这本论文的任何一部分,除非已取得蔡英文允许”。

贺德芬则称,1984年同年度毕业的107名学生中有一人被取消学位,其余所有的论文作品都可查阅,只有蔡的论文不在架上,直到今年6月,蔡才将自己当年的论文提交给图书馆存放,“这些证据足以证明她并没有在1984年取得伦敦政经学院法学博士学位,更可证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与伦敦大学公关部门说谎与试图掩护蔡英文的欺骗行为”。

对于上述质疑,19日,蔡英文回应称,有学位就一定有论文,这个假不了。

4天后,台“总统府发言人”就此作说明,强调蔡英文论文目前可在台湾“国家图书馆”借阅。

对于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图书馆为何此前没有蔡英文的论文?台“总统府”则甩锅校方,称是因为校方遗失,并且“纸本遗失不会是提交论文学生的责任”,至于英方图书馆称应蔡英文要求限制阅览,发言人则反驳称,“不是蔡英文的要求”。

随后,蔡英文在“脸书”批质疑她“博士论文造假”的人,是“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恶意的人也不会理会你的解释。”

不过即便如此,台湾节目主持人彭文正和林环墙等人,仍不断质疑蔡英文的学历。

《中国时报》刊文称,在法律上,蔡英文不必向民众解释她的博士论文在哪里,但作为一个政治人物,面对的除了法律之外,还有诚信与伦理。不少网友表示,造假学历问题严重,如果证实她应该马上下台。

因为一个特殊的身份,今年29岁的胡剑突然收获大量关注。在从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博士毕业后,他被聘为华东交通大学材料学院教授,成为该校首位90后教授。

年纪轻轻就当上教授,这位90后有何过人之处?对此,华东交大官方网站曾发文提到:胡剑曾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ence》发表高水平文章,由于科研业绩突出,2017年7月来校后直接享受教授的绩效工资待遇,2018年顺利成为省聘教授。而在胡剑自己看来,成为教授或者当选硕导,最重要的还是勤奋与毅力,“如果能够投入大多数时间潜心科研,肯定会有成果,别的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90后博士获聘教授引发关注

胡剑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源于9月26日一段名为《90后博士获聘教授:我其实不是学霸》的视频。视频中,胡剑作为华东交通大学首位90后教授接受采访。他表示,自己并非学霸,“能够有一点小成果,可能更多还是因为我们比较用功一点或者说勤奋一点,有好几个月都是6点左右去实验室,晚上12点才回宿舍。”

视频一经发布,很快引发热议。

校方因其科研业绩突出聘用

事实上,胡剑个人简历非常出众。根据华东交大材料学院官方网站消息,胡剑,1990年生于江西南昌,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师从卢柯院士,曾获中科院“优秀毕业生”、中科院“师昌绪奖”、中科院“院长奖”特别奖等。现为华东交通大学教授,中国生物材料学会生物医用复合材料分会常务委员。主要从事纳米金属材料的制备及性能研究,揭示了纳米金属材料的结构-性能本征关系,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Science》(《科学》)。

9月21日,华东交大官方网站发布文章介绍该校举办2019(首届)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具体情况,其中明确介绍了学校引进胡剑的具体理由。文章称,论坛召开期间,胡剑作为青年学者代表发言。?“我校首位‘90后’教授胡剑博士,曾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ence》发表高水平文章,由于科研业绩突出,2017年7月来校后直接享受教授的绩效工资待遇,2018年又顺利成为省聘教授。”

以第一作者在重要学术期刊发文

显然,能够以第一作者在《Science》周刊发文,成为胡剑获聘教授的关键因素之一。

据了解,《Science》是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一份学术期刊,系各国学术界公认的最权威学术期刊之一。近年来,国内许多高校都曾发布奖励措施,鼓励学者在《Science》发文。而在9月21日发布的相关文章中,华东交大也曾提到,校内教职工在《Nature》《Science》《Cell》等期刊正刊发表学术论文,将被奖励40万元。

文章称,近年来华东交大惜才重才、爱才用才,不仅从行动上爱护,更从政策上保障:实行“年薪制”,在注重引育平衡的同时,保障人才薪酬与聘期同步;实施“塔青人才计划”,打造“人才蓄水池”,聘期内不设定课题、文章、项目等具体考核要求,在全国高校尚属首次;大幅度提高高水平教学科研成果的奖励力度,国家科技奖一、二等奖分别奖励200万元、120万元;在保持总体待遇全省高校领先的基础上,再次提高标准,对优秀博士,提供60万―80万元的住房补贴、安家费和科研启动经费,引进3年内,直接享受副教授绩效工资待遇等;对长江学者、国家杰青等国家级人才,提供不低于160万元的年薪;针对顶尖人才,设立?“人才特区”,一人一策;同时学校在平台、团队、家属、住房、子女就学等方面,加以侧重。

对话胡剑

不存在神童 就是花的时间比别人多

9月27日,胡剑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他介绍,去年自己刚刚完成身份“升级”,与爱人结婚,今年又成为新晋奶爸。但因为主要精力都被投入到了科研工作中,对妻女的关心、照顾就很不够,也因此常常心怀愧疚。对于近日引发的网络关注,他表示,关注度也是一种动力,推着自己不得不往前赶。

谈成果

我觉得不存在神童

北青报:什么时候被聘为硕导的?

胡剑:去年6月份的时候评的。

北青报:评硕导需要参加面试吗?

胡剑:不需要。主要看业绩的,学术成果达标了,学校学术委员会通过就可以。

北青报:那这次被评为硕导,主要是依据你的哪些学术成果?

胡剑:主要是项目和论文两项。项目方面我是获批了两项国家级自然科学基金,论文是在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另外还发表了SCI一区论文3篇。

北青报: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多学术成果,有人评价你是“神童”,你怎么看?

胡剑:我觉得不存在“神童”。有些人走得快,就是花的时间比别人多。?勤奋肯定是最基本的,还有就是坚持下去的毅力。搞科研肯定会遇到很多挫折,有需要有毅力和决心走下去。再就是运气,比如说遇到一个好导师。

谈工作

与学生相差四五岁没代沟

北青报:今年开始带第一批硕士生了吗?

胡剑:是的,今年带了两个硕士生。

北青报:和学生相处如何?

胡剑:蛮好的,学生差不多是1995年的,相差四五岁左右,没有代沟。

北青报:学校和你年纪差不多的硕导、教授人数多吗?

胡剑:硕导的总体趋势是在往年轻化发展,硕导年纪跟我差不多的还蛮多的。教授相对来说难度大一些,我是由于在《Science》上发表了论文,被江西省破格提拔的。正常通过职称评定的话,要看资历,学校45岁以下的都没有。

谈关注

不得不往前赶

北青报:如何看待网友对你的关注?

胡剑:不管是网上还是学校内,都有一些好奇甚至怀疑的声音。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最重要的还把本职工作做好。

北青报:这种关注度影响做科研吗?

胡剑:这种关注度对我来说是一种动力,推着你不得不往前赶,我自己还是挺平常心的。一直以来,我在科研方面对自己还是蛮严格的。因为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最精华的年纪就是在20多岁到40岁之间,我现在就必须要把握每一秒时间,以后回过头来至少我不会后悔。

北青报: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胡剑:我觉得最难的就是把科研工作坚持下来。其实如果能够投入大多数时间潜心科研,肯定会有成果。


© 1996 -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